意甲2009乌迪内斯桑普多利亚主力阵容
您的位置:綏中網 » 綏中要聞 » 正文

端午出行:“買短乘長”該批評 “買長乘短”請改善

信息來源:大眾網   時間:2019年6月6日   閱覽:145人次   TAG:批評 ,改善 ,出行
    “買短乘長”該批評 “買長乘短”請改善
明天就是端午小長假,搶購火車票的旅客再次遭遇“一票難求”——6月7日端午節當天,從北京經過熱門避暑地北戴河的三趟高鐵G383、G393、G395,其一、二等座全部顯示無票且候補訂單較多,但若將終點分別重設為長春、沈陽北、丹東及之后的站點,二等座又會顯示余票充裕,可以購買。
在鐵路行業里,這被稱為“區間限售”——同一趟列車,長途出行訂單被優先保障,對去往過路站的訂單實行限售政策。因此,去往過路站的旅客要么得持續刷票或選擇候補購票,要么就得“買長乘短”。
不久前,部分乘客“買短乘長”不誠信的現象遭到廣泛的社會批評,有乘客建議,“買長乘短”現象也應引起鐵路部門重視。法律專家表示,在一些熱門線路進行區間限售無可厚非,但應向公眾公開設定限售區間的規則、明確解限時間,以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
高峰期只能買全程 多花錢又麻煩
小崔在北京讀書、工作7年,今年五一前,他在購買回長春的票時,就遭遇到了區間限售:“我想買的是北京南(始發站)到長春西(第11站)的車票,但是我選的D25次列車,終點選擇在長春西就一直顯示票已售完。我從發售開始就一直在搶票,搶了好久都沒票。”
無奈下,小崔將終點站重設為長春西之后兩站的哈爾濱西(第13站),仍然沒票。無奈的小崔只好依次選擇更遠的站點,賓州、方正、高楞、依蘭,還是沒票:“最后選到這趟車的終到站佳木斯(第18站),才有票。從北京南到佳木斯全程票,二等座是433.5元錢,而我正常買到長春西只需要265.5元,足足多花了168元。”
小崔告訴記者,“買長乘短”一到節假日肯定出現:“從北京到東北的車大部分都存在這個狀況,如果你沒有在放票的第一時間搶到過路站的票,那很大可能你之后也買不到了。”
“買短乘長的問題已經引起了關注和重視,能不能也關注一下買長乘短的問題?”在看到“買短乘長”引起社會大眾對不誠信行為的批評后,白領小意在朋友圈吐槽道。
小意告訴記者,他有一段時間經常往返北京與濰坊之間,買高鐵票基本都得買到青島:“北京到青島的高鐵票是310多元,北京到濰坊是260元左右,得多花50元。”
出京不過是多花了點兒錢,等回京的時候,不僅要多花錢,還要忍受麻煩:“從濰坊回北京也沒有票,只能買從青島到北京的票,但是因為票面寫的出發站是青島,你在濰坊上車的話,自動檢票口是刷不進去的,只能走人工檢票口,就很麻煩。”
經常出差的小鄧也對區間限售印象深刻:“有一次我想買一張第二天早上7點半左右從北京去石家莊的票,我打開12306,距離開車都不到12小時了,全部顯示無票。”直到第二天早上6點半,他要乘坐的G601才終于放票了,而且余票非常充裕,最終小鄧還選到了靠過道的舒適位置。“高鐵的區間限售根本沒有規律可循,很多時候限售到開車前很短的時間,除了那些直接到車站現買票的人,剩下的這些票賣給誰呢?想買票的人買不到,對大家都是損失。”
12306:解限無規律 需隨時關注網站
端午小長假即將來臨,記者以從北京南站始發、路過熱門避暑地北戴河的三條高鐵G383、G393、G395為調查對象,進行了檢索。
記者將出行日期設為6月7日,起點設為北京南、終點設為北戴河,三趟高鐵的二等座在5月31日上午10點均顯示灰色候補,表示票已售完且候補訂單較多、無法加入候補隊列。
隨后,記者將終點逐站調遠,發現三趟高鐵分別從第14站、第12站、第16站開始才顯示有票、可以購買(詳見下表)。
也即,乘坐G383從北京南站出發,前往沿途廊坊、天津西、唐山、灤河、北戴河、秦皇島、綏中北、錦州南、盤錦北、臺安、沈陽北、昌圖西等12站的乘客均無票可買,只有前往最后兩站長春、吉林的旅客才能買到票,其他兩趟高鐵情況類似。
6月3日12點30分,記者再度查看時,三趟高鐵仍處在區間限售狀態。6月5日上午10點30分,記者第三次查看,三趟高鐵還是處于區間限售狀態,G393甚至將限售區間擴大,從北京南站出發的乘客,需要將終點設置在哈爾濱西(第14站)才顯示有票。
對此,北京晚報記者先后兩次撥打了鐵路客服熱線12306進行咨詢。第一位客服表示,系統是根據到各站的客流量來分配各站的票量,如果顯示沒票可以提交候補訂單,如果候補訂單也無法提交的話,建議隨時關注網站。當記者詢問如果長途票賣不完,大約什么時候會放短途票,該客服表示各站票量是一定的,賣不完也不會放票的。第二位客服則告訴記者,現在售票的確是越長途票越多、越短途票越少,“如果后續長途票賣不完會放一些短途票,但放票的時間是隨機的,需要您隨時關注網站。”
律師
應保障公平交易權、知情權
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北京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會常務副會長邱寶昌律師在接受北京晚報采訪時表示,從經營的角度講,長途票比短途票貴,區間限售有利于獲利,但是無法很好地滿足不同人群的出行需求。
邱寶昌認為,乘客的出行需求有長有短,既然在中途設了諸多站點,就應該保障乘客可以自由地選擇、公平地購買:“長途、短途訂單的出現是隨機的,有始發終到的,也有中途下車的,既然你設了站,那消費者就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你不能進行人為限制,有票說沒票,我認為應該完全隨機、先到先得,保障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和自由選擇權。”
對于乘客被迫多花錢“買長乘短”的現狀,邱寶昌認為這是很不合理的,但由于是乘客主動提前下車,是乘客違約,也很難在事后要求鐵路部門退款、賠償。
在邱寶昌看來,全國聯網售票多年,一趟列車去終到站的有多少、去各個過路站的有多少,鐵路部門應該是掌握著訂票大數據的,也應該在此基礎上進行動態管理,實現供給和需求的充分對接,而非使用區間限售的手段去最大化獲利。
市民提出可以接受區間限售,但希望明確告知限售區間、解限時間,對此邱寶昌表示,如果鐵路部門短時間內無法廢除區間限售政策,那么確實應該告知乘客,每個區間留了多少票、按照什么依據留了這么多票:“如果某趟列車在某個時間非區間限售不可,那應該提前告知消費者,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方便他們的購票決策,去選擇別的車次、時間或者別的交通方式。”
本報記者 白歌

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當前暫無評論
贊助商推廣鏈接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用戶幫助 - 用戶注冊 - 在線投稿 - 廣告投放 - 留言反饋
本站不生產或發表新聞,僅提供新聞索引服務。
Copyright ©  sz0429.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意甲2009乌迪内斯桑普多利亚主力阵容 NW新世界棋牌App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上海时时彩预测 怎么做网上棋牌代理 极速赛车是福彩吗 历史开奖结果记录查询 优博重庆时时计划群 福彩30选七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 幸运飞艇杀号心得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走势图软件 2019年香港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赛果19074开奖查询 ap奔驰宝马爱棋牌